挚爱吾妻,卿卿如晤:写给威海市立第三医院孙小娟的家书

人物档案

收件人――妻子:孙小娟,威海市立第三医院

写信人――丈夫:孙威

小娟:

时光如电,不觉间你已经在武汉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奋战十日了。你放心,家里都好,妈好,爸好,女儿、儿子都好,我也好,只是大家还是十分担心你。爸在家总是一遍遍叮嘱要让你做好防护,妈说就怕你太想儿子,是呀,从内河出生到现在,这是你离开他最长的一次。不过女儿答应我,她要教弟弟学着叫妈妈,力争在你回来前学会。大家都期盼着你顺利完成任务,平安归来。

挚爱吾妻,正月十五的深夜当你接到驰援武汉的通知时,黑暗里你悄声问我是否支持,我只说了“支持”两字,第二天你就匆匆出发。事后,有朋友问我“你怎么舍得”。是呀,我怎么舍得,你与我并肩携手、相互扶持一起走过这十余载青春年华,先后有了“一月”和“内河”两个可爱的孩子。你总说,咱俩工作太忙,陪伴他们太少,有愧于此。但当疫情发生时,你却说“如果有需要,我上”。对,因为你是中国人、你是共产党员、你是白衣战士、你是孩子们的好妈妈,你做出了时下每一个医务工作者在国家最需要时应该做出正确抉择,你是孩子们的榜样,医务工作者的“敬佑生命、救死扶伤、甘于奉献、大爱无疆”的拼搏精神,在你们这群“逆行者”的身上得到了充分印证。这也是我们要传承给孩子们的家风正气。所以那时那刻你脱口而出的那句“我上”,我又岂能不支持。

挚爱吾妻,犹记当年你完成汶川大地震救援任务从灾区返回时,我来机场接你。看到你那刻我激动的对你脱口而出“嫁给我吧”。钱钟书老先生曾这样描述与他相濡以沫的爱妻杨绛女士“见她之前,从未想结婚;娶她之后,从未后悔娶她。”即如你我。我们有着共同的朴素的世俗观,无求于世,与人无争,只求相聚相守在一起,各自做力所能及的事。此次出征,你在前线要竭尽所能救治每一名新冠肺炎的患者,从病魔手里挽留住每一个鲜活的生命,这是你的使命;我在家中将照顾好老人孩子,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,这是我的任务;此时此刻我们都在为“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”而殚精竭力,只为无愧于心。

挚爱吾妻,“且问何日归故里,待到山花烂漫时”,二月寒意犹存,三月春景未至,等到武大的樱花开满校园时,希望你们这些善良、勇敢的逆行者们,能脱去厚重的防护,洗去一身的疲乏,和武汉市民一起“过早、赏花、啃鸭脖”。我想,这已经不远了。

挚爱吾妻,且自珍重。

夫:孙威

2020年2月18日

(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彭辉 策划 兰传斌 )